首页 > 商经

资深人士谈临床麻醉研究:一个医生的坚守

2022-08-11 16:17:33 责任编辑:弓志平 来源:搜狐网 点击数:18184

  手术麻醉、无痛分娩、术后镇痛、疼痛干预、无痛胃肠镜检查……随着外科手术的细分和舒适化医疗服务的发展,麻醉科已成为多个专科临床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柱,甚至是医疗中枢。很多人都听过这样一句话:外科医生治病,麻醉医生救命。在一台手术中,至关重要的、工作时间最长的就是麻醉医生。而临床麻醉医生在实际工作中会遇到很多棘手的问题,充分的术前预见和计划是处理困难的重要环节,而熟练掌握多种麻醉难题的处理方法、工具及准确的判断现场情况,则是临床中游刃有余的基础。完成这些工作,仅靠经验积累是不够的,必须要有足够多的科研和理论支撑做引导。

  中福会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麻醉科副主任医师、原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北院疼痛科任主治医师马伟,1996年至今,一直在临床麻醉领域工作实践,行业耕耘26年,不仅积累了极为丰富的临床实践经验,而且开展了深入的相关科研课题研究。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麻醉科任职住院医师期间曾就术后疼痛管理领域如何提高工作质量开展积极探索,并在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学报署名发表《不同方法与剂量的吗啡用于术后自控镇痛》论著。此后在长期工作实践中,又在临床麻醉学杂志、中华麻醉学杂志(中英文版)、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学报、上海医学杂志、国际麻醉学与复苏杂志等知名学术期刊发表科研论著若干篇,解决临床麻醉领域多个科研难题,为专业内其他从业人员带来了重要借鉴和指引。

  一名优秀麻醉医师的普众情怀

  因马伟先生在临床麻醉领域作出的非凡研究与贡献,2020年12月,他还作为行业资深人士参加了上海市医学会疼痛专科分会盆腔痛学组筹备会;2021年10月又参与中福会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内异症多学科诊治中心MDT揭牌,受邀成为MDT专家组成员。 在流火的七月,记者黄伟洲专程赴上海采访了马伟先生,请他就相关行业研究做介绍。

  马伟先生拥有医者仁心和普众情怀,他谦逊地表示自己的研究还有限,只是在临床麻醉领域贡献了力所能及的精力。因为对麻醉学情有独钟,早年便立志要成为一名出色的临床麻醉医生,故一直以来从未放弃科研探索。在他的记忆里,2002年2月作为第一作者发表在临床麻醉学杂志的文章《术前急性超容血液稀释对胸阻抗的影响》具有代表性。

  相关领域研究有代表性,解决行业难题

  该论著主要论述和证明了用胸阻抗法评估血容量变化的可行性。主要研究方式是通过血容量监测仪(C-guard,Danmeter),利用胸阻抗指标,监测患者血容量的变化。马伟医生通过对10例接受择期手术的成年患者做研究样本,实施麻醉后术前急性超容量血液稀释后,观察到急性血容量变化可引起胸部电阻抗的改变。并对两者之间的内在联系做了深入分析。通过研究发现,胸部电阻抗的变化与急性血容量变化之间具有显著相关,研究成果解决了专业内既往血容量估计方法如中心静脉压(CVP)等不能准确反应容量变化,无法连续实时监测体液变化这一临床难题,为临床麻醉医师提供了一种无创、可连续实时动态监测血容量变化的监测新技术。

  马伟医生在特殊病症临床麻醉方面也展开过深入研究。2013年2月,他作为通讯作者发表在上海医学杂志的《无创血红蛋白监测在肾癌手术中的应用》论著,利用MasimoRadical7脉搏血氧仪,监测肾癌根治术患者围术期的无创血红蛋白(SpHb)的变化,发现相关数据与BL100血气分析仪所检测的动脉血血红蛋白(Hbsatlab)呈正相关性,证明了SpHb可及时反应患者真实的血红蛋白水平。

  “尽管静脉输注胶体液后两者的相关性有所下降,但我认为有必要进一步深入研究,以提高MasimoRadical7脉搏血氧仪在临床麻醉监测中的精确性,使得这种新型的可实时、无创地反映患者机体血红蛋白水平变化的监测技术成为临床麻醉医生监测血红蛋白的敏感指标。”马伟医生说。

  在科研基金项目领域的真知灼见

  马伟医生的理论研究并未限于纯学术论著,近几年,他作为“以多模态核磁共振评价抗抑郁药物在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治疗中的作用”科研基金项目主要参与人,对该项目提出多项真知灼见,为项目推进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基础。

  谈及此事,马伟医生也是“竹筒倒豆子”,畅所欲言。他表示:“有研究表明,从急性带状疱疹期发展到后遗神经痛的慢性化过程中,患者的额叶,顶叶等区域皮层体积减少同时伴随相关脑区功能改变,且与患者病程显著相关。早期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PET)研究发现,无论确定性或非确定性的疼痛刺激均可能导致特定脑区异常活动和脑血流量下降,包括前扣带回,腹内侧前额叶,导水管周围灰质等,提示患病状态下可能存在局部神经营养不良和脑区功能连接下降。”

  “另据报道,60岁以上的疱疹患者约有50%-75%存在PHN诱发的抑郁焦虑情绪,负性认知及生活质量下降等,推测也间接影响了相关脑区的功能异常与结构改变。因此,PHN患者大脑皮层厚度变化可能与疼痛的反复刺激和疾病的慢性进展有关,但相关研究仍较少。”

  “此外,针对该病症的阿米替林属于双通道机制的三环类抗抑郁药物(TCA),主要通过抑制NE,5-HT,多巴胺的再摄取,并于内源性阿片系统产生作用,对合并有抑郁倾向的慢性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往往有良好的止痛效果,但其作用机制尚未完全阐明。”

  因此马伟医生建议“本研究应通过MRI数据采集,利用FreeSurfer软件比较PHN患者与健康人群全脑皮层厚度间差异,以及通过PHN患者口服阿米替林治疗前后行基线VAS及HAMD评分,探讨其皮层厚度与疼痛及抑郁减分率的关系,为临床抗抑郁药用于PHN治疗提供功能磁共振的诊断数据。”事实证明,马伟医生的提议是卓有成效的,该理论贡献及相关措施的实施,解决了项目难题,使得基于脑影像数据的皮层厚度分析为药物治疗慢性疼痛患者的评估提供了可能。

  目前的研究工作重点

  谈起当下的工作,马伟医生也是信心满满。“来到国妇婴麻醉科工作这段时间,我发现围术期大失血是一个严重威胁孕产妇生命安全的临床问题,经过前期充分调研,在解决了产科手术可能存在的羊水过敏等技术问题之后,我把自体血回收这项综合医院常见的血液保护技术引入到国妇婴麻醉科,帮助同事们快速熟悉并掌握了这项技术,通过自体血回收技术的普及,显著提高了孕产妇围术期的安全。”

  由于马伟医生在麻醉及疼痛具有综合临床工作经验,对于患者术后疼痛的管理也具有独到之处。“我发现子宫动脉栓塞术患者,术后的急性缺血性内脏痛的发生率很高,疼痛强度大,而且也一直没有得到有力的镇痛干预,这给患者带来了很大的压力。通过一段时间的摸索,我已经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多模式镇痛方案,实际应用也取得了非常理想的镇痛效果。目前正在积极申请相关临床研究项目,已经通过了医院伦理委员会的审查,这也是我今后一段时间的研究方向。”马伟医生谈到这里,也有些感慨:“我们做研究,一定要结合临床实际情况,要善于发现临床工作中的不足,要立足于解决临床问题,提高医疗质量这一原则,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服务于患者。”(记者:黄伟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