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 新蜀数字报
当前位置:中国晨报社-权威新媒体机构 > 冰点评述 > 浏览文章
中国晨报评论员文章:百元补贴能否拯救小城楼市
2020年01月17日 责任编辑:高健翔  来源:中国晨报

 

导读:“可以这么说,开发商就是地方政府收割老百姓的一只大白手套,补贴开发商的钱最终到了哪里?

中国晨报评论员文章:百元补贴能否拯救小城楼市

文/特约评论员 王忠明

据第一财经网等媒体报道:2019年12月31日,四川自贡市富顺县发布《富顺县购买商品住房财政补贴实施细则》,对在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6月30日期间,在富顺县城规划区内购买新建商品房的居民,将给予一次性200元/平方米的财政补贴。

无独有偶,在四川省达州市,这几天也出台了《关于中心城区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确保房地产业平稳健康发展十二条政策措施》,对土地供应、商品房预售、物业收费等进行了规范。这十二条政策中,对购房、开发商都做出了100元/平米的补助政策。

达州市住建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十二条”明确恢复住房补助,能够适当缓解购房者的经济压力,“这是市委市政府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的重要体现”。

看到这里,笔者不禁想问,地方政府出台购房补贴真的是“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的重要体现”吗?

从表面上来看,老百姓购房,政府出补贴,的确是一个惠民的好政策。但仔细一想,又感觉有点不对。我们暂且不说,作为法治政府,每一项政策的出台必须保证大多数老百姓的利益,得到大多数老百姓的拥护和同意,至少还得经人大会议审议通过。

政府补贴购房,先要搞清楚谁是获益者?如果说,补贴购房者是惠民,那么达州还补贴开发商又是怎么回事?这个补贴的钱是谁出呢?肯定不会是政府官员自掏腰包出钱补贴吧。

以富顺县为例,2019年前10个月,富顺县实现商品房销售面积113.36万平方米,如果购房发补贴的刺激有效果,我们假设富顺县2020年上半年的商品房达到去年前10个月的水平,销售100万平方米,每平方补贴200元,就是2个亿。

对于一个县级政府而言,2个亿不是小数目。富顺县统计局《2019年1至10月经济运行情况》显示,2019年1-10月,富顺县财政支出42亿元,而财政收入只有近16亿元,同时,当地税收还处于同比下降的阶段,地方财政已是明显的“收不抵支”。

既然已经“收不抵支”,很多地方连公务员的工资都快发不出来了,那么,这2个亿由谁出?当然,最后还是地方财政出。地方财政的钱哪里来?羊毛出在羊身上,最后还是靠纳税人的老百姓买单。

这样一来,表面上看似惠民政策的购房补贴,除了买房和卖房子的开发商获利外,却是对没有购房或者早已购买了房子的老百姓不公,他们被购房补贴政策收割了韭菜。

如果说给购房者补贴还可以理解,那么,为什么还要给开发商补贴呢?在大家的印象里,开发商圈地建房,每平方不到1000元成本的房子可以卖上几千元上万元,早赚得盆满钵满,为什么还要补贴呢,这除了房子因为价格太贵不好卖,老百姓买不起,开发商不想开发的原因之外,地方政府补贴开发商的重要原因,是可以用地方财政“收不抵支”的借口向上级要补贴,希望上面继续印钞票搞“大水漫灌”,以此稀释所有老百姓的财富。

可以这么说,开发商就是地方政府收割老百姓的一只大白手套,补贴开发商的钱最终到了哪里?最大的可能就是左手换右手,可以在账面上做得好看些而已。所以说,各地争相出台购房补贴的政策,不仅是赤裸裸地政策托底,在毫不掩饰地刺激楼市的同时,也是对其他老百姓的收割。

所谓商品房,其实也是一种商品,本来就应该具有商品的一切属性,房子也可以随着市场需求的起起伏伏,涨价和跌价都是正常的。

在过去的数年里,房价一路畸形上涨,这不仅掏空了很多人的口袋,还形成了地方政府依赖卖地建房赚钱的惯性思维。房子跌价,在很多地方官员的头脑里,是很难接受的事实,这除了他们自己拥有了多套房子不愿意资产贬值缩水之外,重要的原因是怕房价下跌影响地方经济和政绩。

其实,他们这种担心是多余的,房子作为商品,与其他商品(如汽车、手机)一样,价格贵,买的人就少,价格便宜了,买的人就多。卖得越多,地方政府收的税也就越多。如果富顺、达州的房子成了白菜价,形成价格洼地,如曾经的鹤岗一样全国知名,这样一来,全国没有房子的人,甚至炒房客都会蜂拥而至,有了大量的人气和需求,房价自然就会上涨起来了。

在完全的市场经济下,市场和需求就是一只无形的手,可以让市场自然调节,与其补贴购房,不如让市场去调节。因为你们补贴给购房人的每平方米100元钱,在依然高昂的房价面前,只能算一点渣渣,杯水车薪的补贴并不能带来销售量的喷涌。

所以,房子作为商品,就让它的商品属性尽情发挥吧。政府只管收税,只管营造最好的生态环境吸引更多的人。把房子的价格交给市场,在市场经济下,权力之手少管为好,做到“让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作者王忠明,系诗人、记者、作家,曾在国内多家媒体做过记者、编辑、主编等,现居成都。曾任中国晨报报业集团《新蜀报》总编辑,现为中国晨报特约评论员、四川豪俊律师事务所媒体顾问、成都聚知斋旧书店负责人等。 )


中国晨报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晨报(网)”“来源:报眼号外”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晨报报业集团与报眼(重庆)传媒有限公司共有。如转载,须注明“来源:中国晨报(网)”“来源:报眼号外”。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晨报(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晨报(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晨报(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中国晨报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中国晨报(网)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
7. 联系邮箱:zgcbbyjt@126.com 电话:13740162075
相关推荐

关注中国晨报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