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王健林父子“变形记”

2022-04-23 16:41:13 责任编辑: 来源: 点击数:0

 

聚焦商业价值传播,关注下方:“中国企业家学习网”: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作者:郭儒逸

王思聪再次站上风口浪尖。

放眼如今商界,再没哪个知名人物像他如此高调大胆了。

王思聪还年轻,他是万达集团的董事,也有自己的投资公司。今年1月,他名下的普思资本投资了一家影视创业公司,这家公司创始人是他多年的好友,王思聪掏出30万支持了下朋友创业,这也是他第二次把钱投向影视赛道。

差不多同时,普思资本还投资了另外一家公司。资料显示,这家公司做电子专用材料,是制造半导体器件专用设备的。和以往投资过的游戏、文化和奶茶公司相比,这家公司的画风大不一样,可能是王思聪对新领域产生了兴趣。

过去一两个月,王健林在生意场上也帮了几位朋友。

一个是河南建业的胡葆森。建业曾在去年向省政府发出“求救信”,希望能得到援助渡过难关。为了盘活资产,建业方面最近和万达商管达成合作,将河南的多个商业项目运营权将交给万达。据称建业可以一次性获得7亿资金,而万达商管负责它们的招商、对外租赁和物业管理等业务,并把未来十年的租金收入囊中。

胡葆森最近邀请媒体开过一次会,讲了讲他的最新思考。他说,建业要“做小”、“做少”,只有这样才能“做好”。这是一家地方龙头房企的觉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一味追求规模了,现在要做的就是收缩。今年8月,建业地产会有一笔5亿美元债到期,为了保证不违约,建业上下正在想尽办法盘活资金,做着足额兑付的准备。而旗下那些商业项目的运营权,可能就成了胡葆森和万达交易的筹码。

另一个是鑫苑集团的张勇。上个月底,王健林和张勇共同出席了双方的签约仪式,准备在轻资产输出和产业地产等方面展开合作。和建业类似,鑫苑旗下的部分商业资产也将和万达合作经营。鑫苑是张勇于1997年在河南郑州创办,2007年登陆美国纽交所,成为国内首家在美上市的房地产公司。几年前,张勇一度打算向万达看齐,学习对方的运作模式,甚至连公司总部都搬到了北京万达总部的附近。不过,鑫苑这两年房子卖的并不好,由于业绩数据难产,上个月才向纽交所提交了2020年度财报和2021年上半年财报,在退市的最后期限边缘走了一遭。至于股价,更是已跌到1美元左右。

向王健林兜售自己旗下商业地产项目的,还有山西田森集团的杜寅午。据报道,山西忻州田森汇项目从今年3月起由万达方面全面接管,7月份正式营业。按照田森的说法,这个项目自2019年6月试营业以来亏损严重,如今难以继续经营。于是,擅长商业地产运作的万达成了最理想的外援。

除了这几个项目,王健林还在北京“扫货”。当王思聪在微博上公开挑战上市公司时,万达拿下了北京蓝色港湾和五棵松卓展购物中心的整体运营管理权,有报道说万达对蓝港的管理期限长达20年,五棵松卓展购物中心也将更名为北京五棵松万达广场。

兜兜转转,现在的王健林父子又成了能帮助别人的人。据最新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榜显示,王健林身家为132亿美元,排在榜单的第138位。虽然早不再是什么首富,但日子无疑要比前几年水深火热时舒服很多。

和仍然气盛的儿子不同,目前王健林基本不再主动公开露面,从他嘴里也再听不到什么耸人听闻的金句。即便是近期进行的一连串大手笔交易,按照老王的性格,放到以前恐怕不会这么低调地处理,但现在也只是万达官网上的一张握手照片和一两句简短的说明文字。

万达官网截图

现场走红毯没有了,铺天盖地的宣传没有了,意气风发的讲话也没有了——这成了新常态。

成立至今34年,当前的万达正在经历第二次转型。第一次转型是2000年前后,王健林决定将万达的主营业务从住宅开发变成商业地产,当时这个想法受到很多内部人的质疑,认为万达没必要冒这个险。最终推出折中方案,万达以五年为期进行试水,事后证明这个转型做成了。

第二次转型就是所谓的轻资产化。事实上,万达的轻资产战略早在2015年前后就已提出,王健林曾在2017年初宣布万达转型基本成功,称不仅万达集团不是地产企业,万达商业(2018年更名为万达商管)也不再是地产企业。根据当时的构想,整个万达将从房地产为主转向服务业为主,形成商业、文化、金融、网络等几个支柱产业。

现在来看,在轻资产化的第一个阶段,也就是2017年中万达危机达到顶点之前,王健林的胃口还是很大的。除了核心的万达商业板块,文旅、金融甚至电商,都被当作万达未来商业帝国的重要拼图。

一场危机改变了一切。也是在2017年,王健林主导万达上演了抛售资产大戏,融创和富力成了接盘侠。当时王健林还“恭维”说,未来房企排行榜上,要么是恒大,要么是万科,反正融创能挤掉其中一个。这算是万达轻资产转型进入第二个阶段的标志,一些不切实际的构想被推翻了,王健林在2018年的业绩总结会上说,当年服务业中的租金收入达到328亿,占总收入的15%,“这是集团收入中我们最希望看到增长的部分,也是最可靠的部分。再过几年,万达租金收入如达到千亿,单凭这一条,我们就能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

租金收入离不开万达广场,而负责运营万达广场的万达商管,成了王健林意识中最不能丢弃的那个。当时他还说,“虽然万达商管看起来比一些科技企业’笨’一点,但现金流稳定,收入虽然不能每年涨百分之几十,但每年都在两位数增长。很多企业一时干得挺好,但一个调整可能就没了,而商业中心50年、100年都还在,都能看得见,所以万达商管就是万达的核心产业和核心现金流。”

在经历了多年的四处出击,搞体育、搞文化旅游、搞金融以及互联网之后,王健林终于承认了万达的根基所在。就像他的老朋友胡葆森说的,现在要紧的是做小和做少,其他产业该关闭的统统关闭。王健林对这点应该深有同感。

在新一轮的轻资产战略下,万达希望做的是输出品牌和管理能力,而不再是直接投入重金和土地资源去建设一座广场,通过委托管理或租赁运营的方式,与合作方分享收益。王健林曾公开表达过他的底气:谁都想做轻资产,想靠品牌和管理能力赚钱,这样自身风险会很小。但轻资产并非说说那么简单,你首先得有品牌才能做到。

万达在这方面的多年积累,如今吸引到了那些陷入困局中的地产公司们。他们纷纷找上门来,希望王健林伸出援手。对万达来说,以最低的成本进入各地的商业地产项目,通过管理运营让它们成为稳定的现金流来源,也许会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城头变幻大王旗,五年前接手万达资产的融创和富力,如今都深陷流动性危机。孙宏斌和李思廉,不得不忙着给自己灭火。王健林的恭维并没能给孙宏斌带来好运,反而更像是一个魔咒。

2014年10月的一天,王健林曾亲临昆明西山万达广场的开业仪式。当年的场面可谓盛大,广场外的海埂路被人群挤得水泄不通,昆明人的朋友圈里刷屏的,还有一同来到现场的王思聪。那是第一百座万达广场的落成典礼,对万达而言意义重大。当时王健林正处于巅峰,也是王思聪风头正盛的时候,他们站在万达的根基上,踌躇满志。

经过了几年的浮浮沉沉,王健林通常不会再出席类似的场合,而一向无所顾忌的王思聪,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后也学会了删删改改。这对商界的顶流父子,都进入了另外的轨道。

从有限的时间看,万达故事,估计很难再有高潮了。

聚焦商业价值传播

关注下方:“CEO商业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