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

这款小众产品,能撑起字节跳动的社交野心吗?

2022-05-08 17:34:00 责任编辑:147小编 来源:147采集 点击数:565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一刻商业(ID:yikecaijing),作者:安迪,编辑:于沐,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字节跳动又推出了一款新社交App——识区。

据悉,识区是一个帮助用户获取优质内容的产品,且具有bot、评论、点亮等功能,用户可以创建小组,通过将小组设置成自身感兴趣的主题来吸引他人加入。

谁也未曾料到,这款神似豆瓣小组+RSS(简易内容聚合)阅读器的APP,一反字节以往算法为王的作风,试图营建一座泛资讯社交理想国。

识区页面,图/识区App

虽然识区APP仍处于内测阶段,但介于邀请制的激活设定,已经到了一码难求的火爆程度。在各大社交平台,用户纷纷跪求邀请码,甚至电商平台有店铺公开售卖邀请码激活服务。

实际上,这并非是字节第一次踏入社交领域。2019年至今,字节已上线多闪、心图、飞聊等多款社交产品,并且采取多条线赛跑的方式,力求探索多样化的社交产品方向。

社交、内容、平台工具等是抢占流量高地的关键因素,其中,社交因素的不可替代性最强,自然也会带来更大的商业价值。

如今,社交类APP的领域划分愈加清晰,以微信、QQ为代表的熟人社交,基于LBS的陌陌、Soul等陌生人社交均已被大众熟知。字节依然坚持着探索步伐,企图找到梦寐以求的社交新大陆。

字节跳动,这次想做个小众产品

字节跳动再度入局社交,推出识区APP。

据官方表示,识区为高端(小众)资讯平台——智能阅读工具,定义你的阅读宇宙是产品正式上线的Slogan。

从玩法上来看,识区多少有点豆瓣小组、贴吧、即刻等社交软件的影子。例如有相同兴趣的用户可自由选择加入一个或多个识区,加入后可通过发帖或发布链接的形式,传播与识区主题相符的内容。每个识区会配备一名区长,类似于豆瓣小组的组长,只不过识区区长的权限不高,既不能踢除成员,删帖功能也不太稳定,用识区官方的话来说,只能再忍忍。

目前,每位用户最多可创建3个识区,创建识区后,可享受配置识区bot(自动抓取内容的机器人)和邀请他人加入识区等功能,其中,bot是小组内的特殊成员,充当着内容KOL的角色,用户可以通过配置bot,添加内容订阅源和筛选规则,将想看的内容发布到识区。

根据一刻商业实际体验,进入识区后,点击左上角按钮,便会从左侧弹出侧边栏,这里可以发现识区,筛选出自己感兴趣的小组内容,也可以创建识区,摇身一变变为区长。

此外,该序列还会展示已加入的识区,一键直达。西方哲学咖啡馆人工智能研究院不对劲科学社猫奴补习班……识区设置了各类兴趣小组,用户可自行选择加入。

识区内的兴趣小组,图/识区App

这和豆瓣小组有异曲同工之妙,它们都有着去中心化的UGC特质,也有着各类共通话题,就连用户画像都有重叠。不可否认,这些野蛮生长的小组们在区长、组长等灵魂用户的带领下,为更多年轻人提供了精神自留地。

回归APP落地页,最显眼的莫过于底部菜单栏的识区推荐和点亮按钮。在识区版块,会展现已加入识区的帖子,区长点亮内容会被特别标记,若是有心人,便会发现头部下拉有个负一屏,包括识区成员和订阅源设置功能;在推荐版块,主要是根据系统算法推送内容,和微信看一看有几分相似;点亮功能则将点赞和收藏功能融为一体,被点亮的内容同时也会被沉淀在点亮列表中,方便日后回顾。

功能设计层面,识区犹如一个小社交圈,私域能力极强,界面极简精致,十分符合Z世代审美。

内容生产层面,区长KOL不管是与今日头条联动,还是与粉丝互动,都更加便捷,不发布相同内容的筛选规则,一定程度上能够避免平台内容同质化;社交场景层面,任何用户都可以评论互动,实时交流想法,相比于微信公众号的精选留言等功能,社交效率更高。

识区界面,图/识区App

识区还有个非常显著的特点,那便是与用户对话平等、能够共情,每位用户都有权利成为这座乌托邦的提议者、建设者。

识区官方甚至建了个我多少得给识区提点意见小组,很多用户也提出了实质性的建议:通知点不开、APP闪退、订阅源重复推荐、区长特权太少……这些都是识区需要努力优化的地方。

在这种透明的共创机制之下,识区似乎将命运更直接地交付到用户手中,有着太多未知的可能性。同样在内容层面,区长作为把关人,其内容筛选标准自然也决定着优质程度。

字节终于做了款不以算法推荐为主的社交产品,但这款产品能否从小众走向大众,还要看识区能否破圈。

这些年,字节做了哪些社交产品?

字节一直对社交流量十分渴望,早在2019年,字节跳动就已进军社交领域。

2019年1月5日,字节开发的多闪高调面世,当时,这款主打年轻人短视频社交的APP被认为是微信最大的对手。

彼时,抖音国内日活跃用户数超2.5亿,国内月活跃用户数超5亿,已成为短视频领域的巨无霸产品。多闪背靠流量阀门抖音,定位熟人社交,来势汹汹,就连微信封杀都无法抵挡。当时多闪产品负责人徐璐冉在微头条透露,多闪上线24小时内下载量突破100万,甚至登上 App Store榜首。

多闪页面,图/App Store

但好景不长,据第三方机构QuestMobile 的数据,多闪的日活虽在 2 月 4 日除夕当天达到峰值 1096 万,却很快在 2 月 9 日回落至 568 万。时隔不到一个月,多闪下载量就跌到10万以内,在iOS免费榜的排名中也下滑到83名,日活跃度降落到500万以下。

很多人下载是抱着好奇心态,但对于短视频社交模式,用户并不能快速适应。最终,这样一款被寄予厚望的APP,还是逃不过月活下滑的宿命,直到2021年,多闪并入抖音,默默隐退。

其实同年1月,字节还上线了一款社交APP心图,这款APP主打图片社交,对标海外社交产品Instagram(简称Ins)——这是一款运行在移动端上的社交应用,大众可随时将抓拍下的图片在平台上彼此分享。

心图问世只比多闪晚了十几天,但相比多闪,资源扶持力度却有着天壤之别,起初心图采取冷启动的方式出现在各大应用商店内,始终没有太大动静,最终在上线半年后停止了维护。

除了在熟人社交上发力,字节跳动也在陌生人社交领域做过努力。

2019年5月20日,字节跳动宣布上线社交产品飞聊,定位为开放性兴趣社交产品,主打陌生人社交。未曾想,上线不到一小时,飞聊用户名片二维码便被微信全面封禁,出师未捷,前路已被围堵。

飞聊曾多次奋力挣扎:启动闪光计划、征用校园大使、搭建高校阵地、进行流量扶持……却都于事无补。

据Tech星球报道,飞聊团队发生了多次变动,当年做飞聊的不少员工早已调离,去年12月底,一位接近字节的人士透露,飞聊产品团队悄然正式解散,飞聊就此停飞。

同年 10 月,字节又被曝正在研发新产品音乐帮,押注音乐社交。从其音乐帮,听潮流音乐,交同道朋友的口号不难看出,产品可能与网易云音乐类似。不过,这款产品之后杳无音信,一刻商业在应用商店也未搜到。

值得注意的是,字节跳动于2020年 3 月正式在印度推出的流媒体音乐应用 Resso,顺利完成了出海梦,正在撬动 Z 世代音乐社交市场。

如果说,赛马产品是字节的野心初探,那么,抖音的孵化改良则扛下了社交重担。

从2020年起,字节开始加码抖音在社交玩法的投入力度,先后上线语音直播交友板块,公开测试连线和熟人功能,添加朋友、抖一抖、一起看等社交功能,熟人社交和陌生人社交双管齐下,只为快速找到突破口。抖音围绕自身搭建社交体系,旨在让用户的表达互动需求在抖音内部开始发酵,从而促进抖音社交。

从诸多产品的上线频率来看,字节跳动对于社交的执着,并未因此前多闪、飞聊等产品的折戟而消弥。

字节为什么放不下社交?

社交领域到底有多大的商业价值,值得字节一直想要争一块蛋糕?

目前,社交产品几乎被腾讯半垄断,其所带来的商业价值亦超乎想象。2018年拼多多赴美上市,在其招股书中,拼多多将微信中的接入点算作了28.52 亿美金的无形资产。这也是第一次明码标价,让外界更直观地了解到微信九宫格的真实价值。

社交产品一旦能做起来,不仅能够带来更多商业价值,还能够与旗下各种业务进行协同发展,因此,巨头们尽管屡次失败,仍然屡次再战。

以识区为例,若能击穿高学历人群,挖掘头条优质内容,并做到精准推送,不仅能激发识区用户活力,还会反过来推动更多优质内容创作者入驻头条号,从而优化头条号的内容池,加固字节的护城河。

再以与抖音合并的多闪为例,合并后,登录多闪会显示有抖音的联系人,而抖音也添加了朋友联系人页面、强化了通讯录功能,这也能为两个APP相互导流。

自此,字节加强了平台互动,为用户营造了社交场景,也培养了用户使用抖音等平台社交的产品认知。新老产品的交叉引流,为字节沉淀出梦寐以求的社交关系链,并且创造出更大的商业价值。

另一方面,字节也需要在抖音、头条之外找到更多的第二曲线,以此撑起自身庞大的估值。

之前字节曾落子教育领域,但由于监管原因,目前教育业务纷纷停运、转型。2月21日,字节大力教育的四大在线教育业务清北小班汤圆英语等都在其官网上发布了停运公告,并宣布正式停服。随着字节大力教育旗下的K12业务陆续暂停,大力教育旗下的部分业务不得不向社区转型,例如瓜瓜龙,已经上线了瓜瓜星球,主打家长教育经验交流社区。

除了布局教育领域,字节此前还试图入局房产交易领域,但还没等大规模布局,字节就主动放弃了这一业务。

去年12月初,字节跳动旗下的房产交易平台幸福里进行裁员,据经济观察报,幸福里北京新房直销部门约有100名员工被裁,未来会更专注于由经纪人参与的新房分销业,幸福里持有房产经纪公司麦田20%的股份便是个讯号。

目前,字节进军的教育、房地产等难有较大突破,而其已布局的音乐、小说、票务等赛道,早已是存量市场,竞争愈发激烈。

因此,字节急需更稳定的第二增长曲线,相比看来,社交赛道似乎是个还不错的选择。

如今,字节再次携识区卷土重入社交赛道,但社交领域极难进攻,字节也只能边探索边改进。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