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星期六又作妖?曾因李子柒一个月17板,如今老板喊话员工买股票:亏了算我的

2022-05-08 17:07:33 责任编辑:147小编 来源:中国晨报 点击数:903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周嘉宝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曾因被称为李子柒概念股创下一个月内17个涨停板的星期六,如今却要靠喊话员工买股票、老板兜底来刺激股价。

4月27日晚间,星期六股份有限公司(2291.SZ)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泽民及董事长谢如栋向全体员工倡议增持公司股票,并承诺在倡议增持期间,因买入公司股票产生的亏损,由张泽民与谢如栋以自有资金进行全额补偿,若产生收益,则全部归员工个人所有。

公告指出,因增持产生的亏损是指公司、公司全资子公司及下属控股公司全体员工在 2022年4月28日至2022年5月6日期间(以下简称增持期间)净买入公司股票,其在12个月后在职且仍持有的公司股票价格低于增持期间股票买入均价,则张泽民和谢如栋各自承担实际亏损部分的50%,以自有资金予以全额补偿。截至2021年12月31日,星期六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及下属控股公司员工总数1480人。

消息引发了网友热议。星期六称这一举措是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为维护市场稳定,增强投资信心。但是,对于这番操作,A股投资者们也已见怪不怪,有网友直言:老套路了!去年中顺洁柔(2511.SZ)同样是老总喊话员工兜底式增持在30元/股附近,大半年过去,高管却纷纷离职,股价只剩下10元/股。

一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对时代财经表示,想通过增持拉升股价是许多公司的基本操作,但是也要基于公司业绩基本面来看,如果公司本身缺乏核心盈利能力,这样的兜底操作很难给投资者信心。

值得一提的是,因实控人张泽民间接持有子柒文化(李子柒的运营公司)约0.55%的股权,星期六一度被冠上李子柒概念股的名号,2019年12月到2020年1月,更是创下26天17板的表现,股价从不到8块飙升至36块。为此,星期六不得不在互动平台回复称,"李子柒不是公司的签约网红。"

而截至4月28日收盘,星期六股价为11.94元/股,单日涨幅1.27%。但年初至今,该公司股价已跌去40%,目前总市值为108.62亿元。

欲彻底甩掉女鞋,化身MCN机构

事实上,这家在鞋履行业深耕近三十年的公司,如今却已不是一家鞋履企业,而是转型做起了MCN(互联网内容生产机构)。

星期六成立于1993年,2009年凭借鞋履业务成为国内A股上市的首家鞋业公司。旗下拥有ST&SAT(星期六)、D:FUSE(迪芙斯)等鞋履自有品牌。根据此前发布的2021年度业绩快报和今年一季度业绩预告,星期六全年营业收入同比大涨30.8%至28.1亿元,净亏损7亿元,创下上市以来最高亏损。

而就在今年1月,星期六计划将鞋类销售业务打包出售,仅保留鞋类商标业务。在2019年12月底,星期六就曾以1385万元出售了全资子公司佛山星期六科技研发有限公司100%股权,不再保留鞋履业务的生产产能。

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程伟雄对时代财经称,鞋履业务让位给互联网广告业务,只剩下星期六品牌,是在透支过往品牌美誉度的剩余价值,对于真正做品牌的企业而言是杀鸡取卵的做法,没有未来,只是苟活的生意手段而已。

实际上,随着国内鞋履市场逐渐下行,星期六放弃亲儿子也是迫不得已。时代财经发现,在上市之后星期六的鞋履业务盈利能力就逐渐下滑。

数据显示,2009年,星期六实现营收8.8亿元,净利润为1.14亿元,而到了2013年,星期六营收增至18.44亿元,净利润却仅有0.36亿元。此后,星期六的营收也一蹶不振,2017年底,主营业务仍为鞋履生产与销售的星期六全年营收降至15.04亿元,净亏损达3.47亿元。

2018年,星期六宣布收购控股MCN机构遥望网络,这是家互联网内容生产机构(MCN),业务包括手游、互联网营销、互联网广告投放和广告代理业务。从一家传统的鞋履企业,摇身一变成为时尚电商、直播社交和时尚IP运营等互联网平台。

有王祖蓝、张柏芝等明星IP在手的遥望网络也在此时为星期六带来拐点,变身网红概念股的星期六在2018年当年便实现扭亏。此后,公司营收逐年上涨,从2018年的15.12亿元提升至2021年的29.14亿元。

截至2021年三季度,互联网广告业务已成为公司第一大收入来源,收入达7.77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76.42%,而拖后腿的服装鞋类业务收入占比已经跌至22.89%。

在2022年第一季度,星期六公司发布盈利预喜,归属于上市公司的股东净利润为0.8亿元-1.2亿元,并表示公司互联网营销业务实现同比大幅增长,相关直播电商实现GMV同比增长约60%。去年,公司还新签约了贾乃亮、娄艺潇等明星主播。

网红直播退潮,星期六又蹭上元宇宙热度

然而,随着网红经济的热度消退,MCN机构的烧钱模式,平台获客成本持续上涨,遥望网络的造血能力也受到质疑。

No Agency时尚行业分析师唐小唐对此也并不看好,押注MCN对于长期投资者来说有着极大的不确定性,这类企业长期依赖于概念与热点炒作,缺乏持久的核心盈利模式,这类公司和实业公司相比抵御风险的能力很低,风口一旦过去,它们更容易归零。

尽管据星期六披露,2021年遥望网络销售GMV同比增加了2.5倍。但是该公司2021年三季报显示,遥望网络营业收入为7.5亿元,营业利润为6687万元,净利润仅为6076万元,净利润率仅8%。

与此同时,遥望网络在业务上也并非一帆风顺,其在抖音孵化的主播组合美少女嗨购IP曾靠边蹦迪边聊天边佛系卖货,引发大量关注,巅峰时月销售额近1500万元,但在出道10个月后就宣告解散,抖音粉丝停留在180万。

也就在这时,此前重押网红孵化、直播带货营销风口的星期六,又傍上了当下最火的概念元宇宙。

4月10日,遥望网络公开发布虚拟偶像孔襄,并公布孪生主播、数字资产库、数字藏品等战略布局,正式启动数字资产业务。早在今年3月份,在数字藏品发售平台麦塔针对孔襄IP启动了NFT发行尝试。

根据麦塔数据,星期六此前发行的售价为29.9元的2万份孔襄数字藏品销售一空,而全球限量1份的孔襄·新生数字藏品在竞拍上以13.45万元价格成交。同时,孔襄还成为适乐肤、薇姿、NYX三个美妆品牌的品牌挚友。

押宝元宇宙业务就能为遥望网络带来可观的利润吗?

据我了解,写实型虚拟偶像的制作与运营成本都非常高,初始布局的阶段,打响IP名气更重要,更多的合作是以资源置换的形式,这个制作和运维投入和盈利的产出比并不高,这一项目并无法做到快速变现。一位关注数字藏品领域的自媒体主理人黄凯对时代财经分析,孔襄的入局并不算早,背后资本也并不那么雄厚,这也让孔襄的热度远不及更早期的虚拟偶像柳夜熙,遥望在当前阶段蹭热度的嫌疑可能更大。

但同时,他认为长期来看,如果一家公司能持续在这一领域投入与经营,虚拟偶像和数字藏品等领域的发展空间仍然很大,但这个回报周期也会很长,至少在短时间之内不会反映在业绩上。

从蹭上李子柒,到搭上网红直播,再到如今的元宇宙,星期六始终都在做那只风口上的猪,然而当风停了,这只空中的猪或许也将跌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