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农

美国新冠疫苗和药物很强,为何仍有100多万人死亡?

2022-04-29 16:48:03 责任编辑:147小编 来源:147采集 点击数:938

 

防走失,电梯直达

安全岛

报人刘亚东A

来源:CC情报局

作者:张洪涛 美国药理学博士,凤凰网《肿瘤情报局》特约专家

核心提要:

1. 针对疫苗无用论与mRNA疫苗有1291种副作用的谣言:接种疫苗后出现的死亡并非全部由疫苗导致,很多的不良反应是由潜在疾病、既往病史或伴随用药等引起,不能将其他正常原因所导致的死亡都归因于疫苗的高风险与副作用。而根据各地区的疫情现状来看,接种疫苗可以大大降低病亡率,保护感染者。其中,数据显示mRNA疫苗的保护效果最好。目前,除了已经面市的灭活疫苗外,中国有5款mRNA疫苗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2. 针对抗疫最差国的药物无效的谣言:中国本土已进入攻坚战阶段。美国辉瑞公司的抗新冠病毒口服药物Paxlovid在2月获批,并于3月纳入了医保。《英国医学杂志》推荐由极高住院风险的轻症患者使用Paxlovid;深圳三院也分享了有关临床案例,显示经该药物治疗的患者,病程第10天核酸转阴率明显高于对照组,平均转阴时间缩短3天左右。

3. 针对美国口服药在中国大幅涨价,要榨干医保的谣言:各国的抗疫主要由各国政府买单。美国的医疗与药物价格系统与中国不同:美国人取药时由医保支付大部分价格,患者不必先垫付,再报销,因此患者直接支付的价格较少。

4. 美国在兼有新冠口服药与mRNA疫苗的情况下,感染新冠死亡人数仍然逼近百万,原因有三:首先,患新冠死亡人数的三分之一发生在没有新冠疫苗之前;第二,部分美国人反对疫苗、站在科学对立面的思维导致美国口罩佩戴率、疫苗接种率较低;第三,该数据仅统计了在死亡时患有新冠的人数,并未详细调查死因是否是新冠感染,因此数据并不完全准确。

本土疫情进入攻坚战,各种谣言乘势作乱

截至4月25日,根据上海市卫健委发布的数据,新增本土确诊1661例,无症状感染者15319例。上海本次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已超52万,本土死亡病例累计190例。

为了控制疫情,国家正在积极推行新冠疫苗接种计划,尤其是对老年人接种,同时,中国2月份附条件批准了美国辉瑞公司的口服抗新冠病毒口服药物Paxlovid,并于3月纳入了医保。

但是,有一部分民众想不通:美国不是抗疫做得最差的国家吗?中国为什么要进口美国的药?美国的疫苗、药物要是那么有效,为什么疫情还会那么糟糕?网上不断有关于美国mRNA疫苗副作用的文章、视频和帖子,内容不管是否真实,至少影响力巨大,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看得触目惊心,也纷纷转发。

这些触目惊心的谣言,让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对卫健委、药监部门的操作产生了疑惑。支持特效药物进口的专业人士,也被戴上了洋买办的帽子。

中国抗疫确实一直做得不错,但是对于多变的疫情,现在必须考虑采取更加科学、有效的手段控制疫情,更好地坚持动态清零,减少疫情对经济的伤害。民众只有对病毒、疫苗、药物有正确的理解,才能更好地配合国家的防疫措施。如果继续让错误的言论在互联网上发酵,对中国的抗疫之路,将有害无益。

▎图/香港复活节,大批市民走上街头游玩。

与此同时,香港已经逐渐走出了疫情,即便复活节假期的香港街头人山人海,但是在复活节之后,并没有看到疫情的反弹。可以这么说,香港已完成了一次没有封城、没有禁足的抗疫战,不但给世界各国提供了一个介于封城和躺平之间的抗疫模式,也为疫苗的效果提供了真实世界的数据。

图/《人民日报》发表的关于香港防控态势的署名文章,是动态清零的一个重要实践。

疫苗到底有没有效果?国内为何已紧急批准五款MRNA 国产疫苗试验?何时上市?

截至4月20日,香港的第五波疫情(奥密克戎疫情)总共报道了8973名死亡病例,95%的病亡者为60岁以上的老年人。从感染者的病亡率看,接种疫苗有很好的保护作用,可以大大降低病亡率。

总体上,没有接种疫苗者,在感染病毒之后,病亡率为3.02%;完成两剂疫苗接种者,病亡率为0.16%;而完成了三剂疫苗接种者,病亡率为0.04%。

香港大规模接种的新冠疫苗,主要是科兴灭活疫苗和复必泰mRNA疫苗,完成三针科兴灭活疫苗者,感染后病死率为0.05%;而完成三针复必泰疫苗接种者,病死率为0.02%。

所以,如果以三针复必泰后的病死率为参照,那么完成三针科兴灭活疫苗、完成两针疫苗、不接种疫苗等各个人群在感染病毒之后,病死率分别是2.5倍,8倍,和151倍。

图/香港不同年龄人群在奥密克戎疫情中的病死率(图片来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网站)

在新加坡,同样显示出mRNA疫苗有最好的保护率。真实世界的数据,与临床试验中的结果一致,虽然这些疫苗并没有在同一个临床试验中测试比较,但从所获得的保护率来看,mRNA疫苗的结果较好。

4月23日,在《柳叶刀|全球健康》杂志上发表的智利1117万人的真实世界数据表明,在完成了两剂灭活疫苗之后,第三针混打mRNA疫苗,能够获得更高的保护率[1]。

在这些数据面前,任何基于数据的评判,都会认为mRNA不但有效,而且保护率很高。

虽然中国目前主要接种的是灭活疫苗,但是在疫情一开始之初,当做出新冠疫苗研发布局时,总共有5条技术路线,其中有灭活疫苗,也有mRNA疫苗;中国如今已经接种30多亿剂疫苗,但是近期仍然先后开展了五款国产mRNA的临床试验。从国家层面来说,国内早把国产MRNA疫苗的研发以及快速推动上市,做为重要的一个疫苗战略。

图/4月初,石药SYS6006、康希诺国产新冠mRNA疫苗接连获批临床试验。

此前,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还有沃森生物/艾博生物、斯微生物、艾美疫苗等企业研发的新冠mRNA疫苗。目前国内共有五款MRNA疫苗进入临床试验。其中斯微生物自主研发的新冠mRNA迭代疫苗正在老挝开展2期临床试验;在巴西,斯微生物已经获得临床I、II期、III期的批件。

mRNA疫苗副作用有1291种?

近期流传的一个谣言,是mRNA疫苗存在着巨大的风险,根据是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公布的有关辉瑞疫苗的文件,并由此推导出辉瑞的新冠口服药Paxlovid也不可靠。

▎图/错误的视频和网文已经被删除,但是对吃瓜群众的误导已经造成了。

这个谣言的起因,是因为美国的一个联邦法庭的裁决,要求FDA公开与批准BioNTech/ 辉瑞疫苗相关的所有文件,总共有45万页。今年3月1日,当第一部分12000页资料公开之后,反疫苗者就如获至宝,从者寻找各种可以用来攻击疫苗的蛛丝马迹。

反疫苗者从中发掘出来的最可笑的谣言,是辉瑞疫苗临床试验中出现的疫苗致死率为2.9%,是新冠病毒致死率的100倍。

香港奥密克戎疫情的数据中,有各个年龄段人群感染病毒后的病死率,对于没有接种疫苗者,总体上病死率为3.02%, 显然大大高于反疫苗人士的数据。随着年龄增加,病死率也明显增加,在80岁以上人群中,病死率高达16.42%。香港目前新冠死亡病例的年龄中位数为86岁,说明有一半的亡者,年龄在86岁以上。

图/香港不同年龄人群在奥密克戎疫情中的病死率(图片来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网站)

那么,接种疫苗之后,会不会有人死亡呢?在正确了解答案之前,有一点需要搞清楚:疫苗并不是长生不老药,接种了疫苗,并不能预防正常原因所导致的死亡,因此不能将接种疫苗后出现的死亡,都认为是疫苗所导致。比如说在Moderna 疫苗的临床试验中,有一个受试者在接种疫苗28天后,因为雷击而身亡,这实际上跟疫苗接种并没有关系。

一般来说,一个国家每年自然死亡的案例,占总人口的1%左右。在很多国家,疫苗接种率已经超过了90%,如果不调查具体的原因,绝大多数自然死亡的人士,都已经接种了疫苗,是否要将他们都归为接种疫苗致死呢?

美国的疫苗安全性追踪系统,会记录疫苗接种后出现的不良事件,这其中确实有包括了死亡事件。但是,系统中的这些不良事件,都是疫苗接种者所上报的,到底是否是接种疫苗所致?需要调查后才能确定。不能统统将这些死亡都归于接种疫苗。

美国有2亿多人都接种了mRNA疫苗,如果疫苗的致死率真有反疫苗者所说的2%,那么会有4百万人因接种疫苗而死,这数字比新冠死亡病例数还多,能瞒得住吗?

疫苗安全性追踪系统中所记录的不良事件,也是所谓的mRNA疫苗有1291种副作用的来源。事实上,很多所谓的不良反应,并不是因为疫苗所引起,不排除是由一些潜在疾病或其他因素所引起,比如既往病史和伴随用药。

其实可以这样逆向思考一下,美国FDA审阅了这些文件之后,才批准了相关的新冠疫苗。如果疫苗的副作用有那么糟糕,美国药监部门还能批准这款疫苗,那美国人真的是疯了吗?

归根结底,吃瓜群众到底是应该相信阴谋论者和网上的流言,还是相信专业人士在专业机构里做出的判断呢?

图/今年一月,《柳叶刀-微生物》(The Lancet Microbe)刊登:ARCoV mRNA新冠疫苗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1期试验,正式公布了艾博生物、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和沃森生物共同研制的新冠mRNA疫苗ARCoVaX(ARCoV)的I期临床试验数据。

ARCoVaX是国内首个进入临床试验的mRNA新冠疫苗,根据文章,这是一项单中心、双盲、随机、安慰剂对照、剂量递增I期试验,评估了mRNA疫苗(ARCoV)在新冠病毒spike蛋白受体结合域(RBD)的的初步安全性、耐受性和免疫原性。

美国的新冠口服药怎么可能有效?在美国20美元,到了中国变成2300元?

抗新冠病毒口服药物Paxlovid是一款中国附条件批准的进口药物,其疗效已通过了3期临床试验的检验。4月22日,四大医学期刊之一的《英国医学杂志》(BMJ ) 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WHO)已更新的 COVID-19 治疗指南[2]。对于极高住院风险的轻症患者,该指南强烈推荐Paxlovid,因为临床试验表明Paxlovid 将住院风险降低了85%。此外,对于未接种疫苗、老年人或免疫功能低下的 COVID 患者,Paxlovid 也是最佳选择。

3月17日,全国首批进口的2.12万盒Paxlovid经上海海关入境,于3月19日运达北京的中国医药大兴物流中心,再从北京出发,运达吉林、上海、广东等地抗疫。3月21日,根据吉林省疫情发布会介绍,吉林省工信厅紧急采购1万盒Paxlovid,已于3月20日晚到达长春。

4月17日,深圳三院分享了Paxlovid治疗奥密克戎的临床案例,显示经Paxlovid治疗的患者,病程第10天核酸转阴率明显高于对照组,平均转阴时间较对照组短缩短3天左右。药物的安全性良好,无明显副作用。

对于这样一款获得国际公认的药物,有人仅仅因为它是来自抗疫最差国,就质疑其疗效,暴露自己的无知不是问题,但是让大量的这种无知成为流言,在自媒体上大行其道,对抗病毒药物的伤害性不大,但是对自媒体公正性的侮辱性极强。

Paxlovid相关的一个谣言,是抗新冠病毒口服药物Paxlovid在美国只卖几十元,但是到中国一盒药要卖2300元,目的只是到中国套利,并且榨干中国的医保。

这个谣言的来源,可能是网上能搜到的一个说法,表明10美元就能购买30片Paxlovid。

有意无意间听信了这个谣言的人,其实完全不了解美国人获取药物的价格系统。其他的很多新药,也会躺枪在类似的谣言之下。实际上,美国人取药时自己所交付的费用,只是药物价格的一小部分,其大头由医保直接支付,患者不必先垫付、再报销。

在美国执业的李伟国医生介绍,Paxlovid每个疗程(5天)的药物价格是530美元,主要由美国政府支付,患者在取药的时候没有分摊付款额(copay),自己需要支付的实际费用为零。

同时在流传的还有一个谣言,说美国的mRNA疫苗贼贵,一针需要20美刀。但是,这个价格,也是美国政府所支付的价格,美国人接种疫苗,目前都不需要自己支付费用。

相信这些谣言的人,也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各国的抗疫,主要是各国的政府在买单。就像中国的疫苗接种,目前接种了30多亿剂,虽然老百姓没有自己花一分钱,但是政府已经有巨大的花费。除了疫苗,还有大规模的核酸检测,也都是政府在买单,所以政府实际上在承受着巨大的抗疫成本。

政府抗疫的预算,主要还是来自各种税收,不可能纯粹通过印钞票来为抗疫买单。正因为如此,各国也都非常重视经济的复苏,如果经济垮了,任何国家都无法承受抗疫的负担。

▎图/在白宫前旅游的人群。美国人现在已基本不再戴口罩。

美国有新冠口服新药、有mRNA疫苗,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新冠死亡?

有的吃瓜群众想不通:如果美国疫苗、特效药那么有效,为什么还会死那么多人?

截止4月24日,据纽约时报公布的相关数据,美国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数已超99.1万人,距离100万仅仅相差数步之遥。但是,有大约三分之一的死亡病例,发生于2020年12月之前,当时并没有新冠疫苗。

▎图/美国累计新冠感染死亡人数(来源:worldometers)

即便在新冠疫苗批准之后,由于有很多反疫苗人士的存在,美国的疫苗接种率并不乐观,至今只有66%的人完成两剂疫苗接种,接种完三针疫苗的比例,只有30%。

图/美国等国家和地区完成两针疫苗的人口比例(来源:Our World in Data)

香港的数据表明,对于没有接种疫苗者,感染新冠病毒后病死率为3%。在美国的三亿多人口中,有一亿人没有完成新冠疫苗接种,当疫情到来的时候,甚至连口罩令都无法实施,自然不奇怪会有很多死亡病例。

Paxlovid 于2021年12月22日在美国获得紧急使用授权,从那时到现在,虽然经历了巨大的奥密克戎疫情,但是死亡病例仅增加了18万,与之前的数字相比,只是冰山一角。当然,并不是说这全归功于Paxlovid。奥密克戎的毒力下降、疫苗对死亡率的保护,都是重要的原因。

但美国的例子也确实告诉了我们,并不是说有了疫苗和新冠口服药,新冠死亡病例就可以清零。这其中的一个原因,是新冠死亡病例的死亡原因,不见得是感染。也就是说,这些患者不见得是因感染而亡,只是病亡时有感染。

在香港的死亡病例中,有92%的人士都有基础病,只要在确诊之后28天之内去世,就会计入新冠死亡病例,但死因与新冠可能并无关系。在上海目前的疫情中,已经有138例死亡病例,而根据上海卫健委官方的报道,这些死亡病例直接的死亡原因,都是基础病恶化。

图/香港第五波疫情中死亡病例的长期患病情况(图片来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网站)

美国抗疫的几点教训

美国有很好的疫苗,有很好的药,但是很多人并没有能够享受这些现代医学所带来的红利,这是一个悲哀的事。

这背后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经济实力不允许,没有钱去打疫苗,买药。目前的疫苗和抗病毒药物及治疗,都是政府买单。

思维决定了行为!很多美国人因为反疫苗,站到了科学的对立面,自然不相信科学研究的数据。作为成年人,自然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幸的是,这要付出的代价,可能是一个人的生命。

更不幸的是,借机于美国两个政党的政治斗争,反疫苗的言论得到极大的传播机会。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国家,两剂疫苗接种率不到70%,这是不可接受的。

与美国不一样,中国香港地区的防疫措施一直比较给力,之前入境者甚至需隔离21天。在之前的几波疫情中,香港的情况一直不错,没有出现较大的问题。但是,一边是比较安全的表象,一边是各种媒体上有关疫苗的不实信息,香港的老年人在接种疫苗的时候犹豫了,导致疫苗接种率不高。在今年二月中旬时,在80岁以上的香港老人中,疫苗接种完成率只有26%。相比之下,新加坡各个年龄段的成年人,完成两针疫苗的比率都在90%以上。

没有接种疫苗的老人,就是疫情的重灾区,香港的新冠病死率,是新加坡的10倍之多。

在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媒体上,都有关于疫苗的错误言论和谎言。西方的社交媒体也会删除有关疫苗的虚假言论。新加坡之所以能提高疫苗接种率,是政府对反疫苗者祭出了反假新闻法,要求有关的网站更改不实的说法。

参考文献

[1]Jara A, Undurraga E A, Zubizarreta J R, et al. Effectiveness of homologous and heterologous booster doses for an inactivated SARS-CoV-2 vaccine: a large-scale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The Lancet Global Health

[2]Agarwal A, Rochwerg B, Lamontagne F, et al. A living WHO guideline on drugs for covid-19. BMJ 2020; 370: m3379.

本文转自【CC周刊】,一个横跨太平洋两岸的医疗专家工作室,专注报道科学前沿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