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教

40年前的国产片,真的什么都敢拍!

2022-04-29 15:39:38 责任编辑:147小编 来源:147采集 点击数:1000

 

当下的国产医疗剧最大的毛病是假。

男女主角一上来就谈情说爱,剧情还特别脱离现实,二十多出头的小伙子可以当教授,还敢上手术台。

前段时间热播的美剧《疼痛难忍》就很真实,做妇产医生的男主,无休止地加班,工作生活一团糟。

其实早在四十年前,我们也拍过一部同样题材的电影,当时颇具争议,但是放在当下,一点也不过时——

《人到中年》

电影一开头,北京某医院的眼科大夫陆文婷陷入昏迷,被拉进了急诊室,医生诊断为心肌梗塞。

主治大夫和院领导都纳了闷了,一个四十岁不到的女人,平时工作能力强,冲劲十足,怎么说倒下就倒下?

他们不知道的是,从陆文婷入职以来,她的人生就没有好过。

十八年前,刚从医学院毕业的陆文婷,就被分配到这家医院的眼科,她对眼部疾病的治疗很感兴趣,有很多自己的想法。

在那个年代,眼科治疗技术还不太发达,她的建议,无疑给眼科带来了新的希望。

陆文婷的勤奋好学,得到了主任的赏识,于是,便把她留在了医院。

然而,留在这所医院,还得遵守几个苛刻条件——

头四年要做全勤的住院医生,每天24小时待命,四年内不能结婚谈恋爱。

可是陆文婷不在乎这些,她只想用自己学到的东西,留在眼科发光发热。

就这样,陆文婷一熬就是十八年,她用自己创新的医疗技术,令很多病人重见光明。

这其中,也包括她未来的丈夫。

很快,俩人坠入爱河,步入了婚姻殿堂,还生下了一双儿女。

陆文婷每天要看的病人很多,有些病人从很远的地方慕名而来,她不想让病人失望而归,所以每一次,她都尽心尽力地诊治,拿他们当亲人看待。

陆文婷忙工作,照顾家庭的重担自然落在丈夫家杰身上。

丈夫不仅要洗衣做饭,还要看孩子,自己的科研工作只能放在一边。

幸好,家杰对这一切并无抱怨。

然而,令陆文婷头疼的是,人到中年的她,虽然已经贵为医院的资深医师,但是每月工资依然维持在56.5元,十八年来分文未涨;

住在12平米的房子里,一家四口挤一张床;

因为空间有限,夫妻俩得轮流使用书桌,丈夫每次都是等妻子用完了,才开始工作学习,看完书已经是大半夜了。

他经常感叹,什么时候才能分到大一点的房子啊?哪怕就多5平米,能塞多一张桌子就好了

生活拮据是他们之间的一个重要的问题,除此之外,在担任母亲这个角色上,陆文婷深感愧疚。

这天,她接到幼儿园老师的电话,女儿高烧不退,一直在喊妈妈。

陆文婷慌了神,赶紧请假,带女儿去看病。

医生说,女儿得了急性肺炎,再晚点来不堪设想。

回到家,儿子在院子里玩耍,一看到妈妈回来就催着她做饭。

陆文婷心里本来就惦记着病人,又为女儿烦心,看着家里什么都没有,她第一次对儿子发了脾气。

但很快,她就后悔了。

她一边吃着儿子买回来的烧饼,一边痛哭。

她知道,无论是当母亲还是妻子,她都不合格。

作为母亲,她缺少陪伴,就连女儿生病了也无暇顾及,只能托邻居照看;

作为妻子,她对丈夫的关爱少之又少,工作的压力和生活的重担,让丈夫还未到不惑之年,就已头发半白。

那天之后,陆文婷提议,让丈夫能搬到研究所去住,这样可以专心完成课题和论文。

她不希望丈夫每天都围着灶头转,男人应该是有所作为的。

可是,还没等到改变,陆文婷就倒下了。

在出事的那天上午,院领导给她安排了三个手术。

而头天晚上,她还不放心手术的事情,大晚上冒雨回医院,查资料,看病人。

谁料,两场手术下来,陆文婷已经虚汗直流,站都站不稳,看东西都有重影了。

同事叫她休息,她不肯,硬撑着做完了第三场手术。

回到家后,陆文婷已经开始意识模糊,丈夫赶紧给医院打电话,可是对方却说,没有领导审批,不能派救护车。

最后,丈夫实在找不到人帮忙,只能跑上大街,随便拦下了一辆车,把妻子送到了医院。

就耽搁的这会儿工夫,差点要了陆文婷的命。

是不是很讽刺?

一个堂堂的资深医生,救人无数,在自己急需帮助的时候,却无人伸出援手。

中年人的焦虑,职场悲哀,放在今时今日来看,竟然惊人的相似。

电影改编自1980年女作家谌容的同名中篇小说,那是一部引发过争议的小说。

因为故事背景发生在特殊的动荡年代。

剧名人到中年,有两层含义。

一是中年人的无奈,人到了三、四十岁,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时候,家庭负担重,工作好像又处于瓶颈阶段,停滞不前。

无论智力、精力、体力都跟不上,就像片中,陆文婷好友的丈夫说的:

医院手术要中年大夫做、科研项目压在中年技术人员身上,工厂的重活难活是中年工人顶着,学校的重点课程也要中年教师担当。

在这样的重压之下,陆文婷的好友不想被困死,她也不想等,人生也没几个十年,于是举家出国。

即使内心再不愿意,也不得不远走他乡,这也是那一代中年知识分子身处夹缝的无奈。

片中,也有一些很有趣的角色,譬如某部长的夫人。

部长来看病时,她对陆文婷问长问短,询问对方是不是主治医生,是不是教授。

当得知陆文婷就是一个普通大夫时,部长夫人马上就变脸了。

之后,部长夫人被告知,部长的手术无人可做时,她又回过头去求陆文婷,但依旧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在陆文婷看诊的时候,部长夫人在一旁唠叨个没完,开口闭口就是我的同事哟,你要怎样怎样....

搞得陆文婷只能一边给病人看病,一边应付她。

最讽刺的是,部长一直在寻找几年前,曾帮她成功手术的一个大夫,部长夫人也无数次在陆文婷面前,赞扬这个医生如何了得。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面前这个让他们看不上眼的陆文婷,正是那个医术精湛的眼科大夫。

可惜,此时的陆文婷已经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

恍惚中,她梦到自己在沙漠里穿梭,可是没有力气,一头栽进了沙堆里。

她听到丈夫念裴多菲的诗句,无奈地回应着:我不能游了......我飞不动了......

虽然电影的最后,陆文婷顺利出院,但依然掩盖不了中年人的无奈。

人到中年,是人生中一场艰难的修行,有时复杂,麻烦,还不可理喻,

婚姻不如意,上下加压的经济压力,抚养下一代重担,工作的停滞不前。

但没有办法,这就是生活,只有咬紧牙关走下去。

也许,真的没有容易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