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

新闻纵深_如何保护新业态劳动者权益

2022-04-27 16:31:54 责任编辑: 来源: 点击数:0

 

3月3日,石家庄市总工会联合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石家庄分行在中通快递河北管理中心举行新业态职工“双10+服务”启动仪式。通讯员马少波摄

阅读提示

快递员、送餐员、代驾员、网约车司机……在“互联网+”的新形势下,一大批新业态劳动者纷纷涌现。

与此同时,这些从业人员却面临现实的烦恼:在追求工作自由与灵活时,没有单位归属感,职业风险高;在追求速度与效率时,往往会伴随安全隐患;在遇到权益受损时,缺乏社会保险予以保障。

日前,石家庄市出台《规范新业态劳动用工管理指导办法(试行)》,就维护新业态劳动者权益作出规定。本报记者围绕相关工作进行了探访。

企业工会为新就业形态劳动者代购春运车票。(河北日报资料片)

230多万新业态劳动者的烦恼

4月3日19时,清明小长假第一天,省会桥西区一小区,三辆快递车并排停在门口南侧,三位快递员拉着板车进小区送快递。

“生鲜类的下午6点多到货后需要及时配送,还有顾客白天不在家的也需要晚上送货,我晚上8点能下班就算早的。”快递员陈师傅说,他每天早晨5点半就要到公司准备接车分件,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很正常,“公司招聘时条件之一就是全年无休,所以我入职后也没指望着有休假。”

快递员、送餐员、代驾员、网约车司机……在“互联网+”新形势下,一大批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涌现。截至2021年11月,我省新就业形态企业有60余家,劳动者注册人数为236万人,每天活跃人数33.34万人,其中快递配送员12.8万人,网约车、外卖平台及相关合作企业劳动者20.54万人。

像陈师傅一样,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是新业态劳动者较为显著的特征。

“过去‘争分夺秒’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成语,而现在它是我工作的真实写照。”外卖小哥刘华说,“从上午10点半到下午1点半,是我们最忙碌的时段,也是挣钱最多的时段。通常,这3个小时可以赚到一天总收入的一半。”

他知道,自己骑着电动车急匆匆穿行于城市的大街小巷,在追求速度与效率的同时,往往会牺牲掉一部分安全保障。

一项骑手安全保障调查显示,每百万单约有20起事故。

为了满足平台送货时效的考核,刘华一接到订单就得马不停蹄送往目的地,交通事故时有发生,健康和安全面临风险。前不久,他就在送餐过程中与一辆轿车发生了碰撞,整个人摔倒在地。

“我身体没事,就是脚被顶了一下。那会儿正是中午饭点,我特别想私了后继续送餐,可对方坚持报警。”刘华说,“等交警的过程中我联系顾客说明了情况,但是平台依旧在计时,送餐时效已经超时了,罚款是肯定了。”

在交警大队里等待处理结果时,刘华让同事拿着他的手机在顾客取餐点点了送达,“不点送达,会一直记录超时时长,会被扣得更多。”

记者调查发现,新业态从业人员工作流动性大,职业风险高,像无“家”可归的孩子,孤军奋战,有困难却无处求助,正当利益受侵害时维权难度也很大。

“这158元代驾费,快半年了还不肯支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谈起权益受损的经历,代驾司机王师傅无奈地说,“通常顾客通过平台下单后,平台派单给代驾司机,完成订单后顾客会通过平台进行支付,平台收到付款后再转给司机。”

在这之前,王师傅曾遭遇三四起顾客恶意逃单的情况,前几次金额都比较低,而这一单金额高达158元。

代驾平台客服介绍,该平台催付流程分4个阶段,依次为等待支付阶段、系统催付阶段、客服催付阶段和司机催付阶段,如果订单7天后仍未支付,司机才能亲自进行催付。

“前面流程走完,钱还没付,我只好自己打电话催讨,可对方直接说,故意不付,反正以后也不用这个平台了。”王师傅对此只能一声苦笑。

此外,还有一些兼职的新业态从业者,“单枪匹马”在平台抢单,虽然工资可以日结,但一旦发生送餐延迟、接到投诉、交通事故等问题,其劳动权益保障就比较困难。

面对这些问题,有关专家指出,新业态从业者面临的悖论就在于,他们看似获得了工作的自由度和灵活性,实则等待他们的是收入的不稳定、职业和健康风险增高、社会保险权益的缺失等等。

为何有风险无保障

前不久,石家庄市民张先生以应聘骑手的名义下载美团众包APP和蜂鸟众包APP,注册时分别缴纳了100元的保证金。

刚注册完张先生就发现了一个问题,美团众包上的合作企业是“福建人力宝科技有限公司”而不是美团,蜂鸟众包上的合作企业是“上海佩仁企业服务外包有限公司安徽宿州分公司”,而不是饿了么。

“我签的是一个合作协议,我的公司到底是谁呢?”张先生不禁疑惑。

采访中记者发现,虽然这些新业态从业者付出着劳动,但他们普遍都没有和用人企业签订正规的劳动合同。

“我和公司签订的是劳务合同,公司是外卖平台的加盟商,没有人能和平台直接签合同。”石家庄一外卖配送点工作人员这样解释。

“从业人员和企业之间用工关系不明确,是新业态劳动者权益难以保障的一个重要原因。”石家庄市人社局劳动关系科科长孟文哲介绍,他们在进行市场调研时了解到,新业态从业人员和企业之间多是劳务合作关系,一般在互联网平台上注册或与企业签订代理协议,大都存在不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情况。“平台企业把自己定位为一个信息发布的平台,认为自己不参与实际的商业和交易行为,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规避了劳动法关于劳动关系的认定。”

有关部门还发现,新业态从业人员流动率高、用工类型复杂,工作时间、工作场所不固定,造成这类从业人员很难参加到职工工伤保险体系中,可以说是游离于现有制度之外没有职业安全保障的从业者。

3月31日17时,代驾司机王师傅在石家庄中山路和广安大街附近等待接单。

“每一单平台都会扣除代驾险,一般每单在2-3元之间,保的是车辆及乘客的财产损失+人身伤亡。出了事故,可以通过平台报保险,平台会有安全员专程接管。”王师傅说,“具体到保额多少我不太清楚,但是听说一旦出险就会被封号,有的代驾司机还要先行垫付保险费用。”

记者在几个平台看到,从业人员在平台报名时显示的保障为“每天接单后将享受高保额意外险保障、会为骑手提供高保额意外保险”,但实际上只是交通意外险。

王师傅告诉记者,他并不指望平台的保险能够保障自己,而是买了一份险种较全的商业保险来保障自己。

此外,许多新业态从业者对保险的内容、保额、险种均不了解,从业人员对参加社会保险、保障个人权益方面的认识存在一定差距。

“大多数新业态从业人员对社保政策缺乏认知,部分人员对缴费问题认识不足,出现了不愿及早参保或断保现象。”孟文哲说,“根据相关法律,只有与特定用人单位具有劳动关系的职工才能享受工伤保险,这导致新业态从业者中的灵活就业者群体不能被纳入现有的强制性工伤保险体系。”

有专家分析,各平台企业主要通过意外事故商业保险来应对职业伤害的风险问题,这种商业保险的缴费主体是劳动者,同时也存在覆盖面较窄、理赔率偏低、保障水平不足的问题,难以充分解决新业态从业人员的职业伤害保障问题。

如果说,入职门槛低、技能要求不高,是因为新业态发展尚不成熟,那么不合理的平台规则,却让不少新业态从业者困在“算法”里。

“代驾平台没有强制休息,但是有‘强制’上班,尤其是在节假日,平台会以各种奖励吸引代驾司机上线接单。”王师傅说,“虽然不上线对账号没有任何影响,但是上线就能多挣钱还是有很大的吸引力。”

“一旦出险,平台会立马冻结账号,后期即便解封了账号,你也别想再多接单。平台大数据会根据账号情况通过算法派单,谁也骗不过算法。”刘华说,为防止出险对接单有影响,之前的交通事故他没有报险,选择自己承担,“好不容易靠接单送货跑出来的账号等级,决不能出任何差错。”

工会组织是会员和职工利益的代表,新业态从业者是否能够入会呢?

“由于平台企业用工形式复杂,新业态劳动者分布广泛、就业灵活、流动性强,不同于传统用工形式和就业方式,这对工会组织的建会入会工作提出了新的课题和挑战。”业内人士指出,新就业形态的发展,已打破旧有行业和法律、法规秩序下的利益关系和管理秩序,对传统就业群体、管理手段、劳动法律体系、就业服务管理、社会保障政策等形成了冲击。

多方化解权益缺失之痛

近日石家庄市出台《规范新业态劳动用工管理指导办法(试行)》要求,网约车司机、快递骑手、外卖小哥在当日连续累计工作四小时后,应积极鼓励并采取有效措施提醒劳动者休息。网络餐饮平台对连续送单超过四小时的,休息20分钟后再派单,防止因连续作业产生事故隐患。

与此同时,石家庄市人社局将20余项人社政策传达到美团、饿了么、顺丰、中通等7个新业态劳动者休息站点,进一步扩大就业创业、社会保障等政策覆盖面,提升新业态劳动者运用法律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意识。

孟文哲指出,赋予外卖员“强制休息20分钟”的权益,既是对外卖平台野蛮生长的硬性约束,也是对外卖员休息权、劳动安全权的有效保护,进而有效保障外卖员的出行安全,这无疑具有一定的示范效应。

3月1日,专属商业养老保险试点区域扩大到全国范围,在原有6家试点公司基础上,允许养老保险公司参加专属商业养老保险试点。

这意味着,快递骑手、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淘宝店主等新业态劳动者可选择这款缴费方式更灵活、缴费金额不固定的专属商业养老保险。

去年7月,国家十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 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提出以“算法取中”等方式替代“最严算法”,以合理确定订单数量、准时率、在线率等考核要素,适当放宽配送时限。此后,各外卖平台对外卖骑手考核制度进行了改革试点。

如美团外卖近日试点“服务星级”阶梯化激励机制。新机制根据骑手月度积分排名确定星级,骑手每月的“服务星级”越高,单均奖励越多。对差评、超时等情况的处理,从原来的扣款改为扣分,骑手后续还可通过加分项弥补。加分项包括安全培训、模范事迹等。

河北省相关文件也提出,督促平台企业依法依规制定修订直接涉及劳动保障权益的制度规则和平台算法,通过“算法取中”等方式,兼顾企业良性发展和劳动者正当权益,合理确定考核和奖惩要素,避免劳动者超强度劳动或由此造成的安全伤害。

专家指出,算法的改进只是迈出了第一步,如何拓宽新业态劳动者的长远职业发展道路,提升其职业技能,稳定这支劳动大军,是比改进算法更重要的问题。

今年2月,石家庄市总工会成立网约车行业联合工会,将平台公司、网络技术支持公司、汽车租赁公司、新能源电车公司以及充电桩企业和网约车司机一同纳入,这是河北省第一家网约车行业工会。

“工会将组织职工代表与企业方一起就计件单价、计提工资、行业最低工资标准、工资调整幅度、津贴补贴、奖惩机制、技能培训、休息休假、职业安全保障、社保福利等从业人员最关心的利益诉求进行集体协商。”石家庄市总工会权益保障部部长张颖说,“这些规则以往企业方做主的多,从业人员在劳动权益维护上相对来说处于弱势。有了工会之后,我们要代表职工对这些问题进行集体协商。”

据了解,去年全省各级工会推动新业态劳动者建会入会和维权服务,实施入会集中行动,发展新业态劳动者会员17.5万人。

专家指出,应充分发挥新业态保就业的“蓄水池”和“稳定器”作用,既要坚持包容审慎监管理念,为新业态提供宽松的发展空间,也要坚持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抓紧填补劳动和社会保障政策的空白领域,维护新业态劳动者权益。(河北日报记者赵泽众)

相关

各地出新举 解决新问题

3月31日,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举办了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线上专场招聘会。

据介绍,本次招聘会共组织了25家企业参与,提供了涉及直播运营、主播、外卖员、共享单车维护员、文员等多个新就业形态工种的岗位190余个,达成就业意向70余人。

当前,不少地方都把新业态就业群体作为重点服务对象,为新业态劳动者提供更多适合的岗位,拓宽就业渠道。但是,由于就业形态的灵活化,从业者缴纳社保面临不少难点,其中户籍是需要跨越的门槛之一。

广州市出台一系列文件推进灵活就业与新业态用工工作,推动新业态工伤保险政策率先落地,与此同时,广州市允许非本市户籍从业人员参加养老保险。

截至去年11月,广州市包括新业态从业人员在内的特定人员参加工伤保险人数达人,灵活就业人员参加企业职工养老保险33.46万人,其中非本市户籍灵活就业人员2.44万人。

今年1月,上海市公布的《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实施意见》提出,要结合本市实际,研究积极创造条件逐步放开外省市户籍在本市灵活就业人员参加本市基本养老、基本医疗保险户籍限制的可行性。

此外,山西等地发布的文件指出,将全面取消灵活就业人员在就业地参加基本养老、基本医疗保险的户籍限制。

2021年底,福建省出台快递行业工伤保险政策。新政策下,一位快递公司老板按照2021年的缴费标准测算,他经营的快递网点2022年要为30位快递员缴纳工伤保险费用4.2万多元。

而近期,广东、江苏、安徽等多个省份出台了将基层快递网点快递从业人员纳入工伤保险保障的政策。

在医保方面,已有北京、浙江、广东等20多个省市推出更具体、更有针对性的政策。广东明确,网约配送员、网约车驾驶员等四类灵活就业人员可在省内就业地参加职工医保,不受户籍限制。

去年9月,北京发布相关措施,要求稳定长期在京实际就业的“平台网约劳动者”和“平台个人灵活就业人员”可按规定参加北京市职工基本养老、基本医疗和失业保险,也可选择在户籍地参加社会保险。

在广州,新业态劳动者可获赠医疗互助保险。2021年,为缓解快递员等新业态劳动者会员因意外事故、患病导致医疗费用支出增加带来的经济负担,广东茂名市总工会专门安排一定的资金向他们赠送职工医疗互助保险,为100名快递等行业女职工开展免费“两癌”筛查,并每人赠送一份女职工特殊疾病互助保险。

新业态就业人员能有公积金?

浙江省将此项内容写入了《浙江省高质量推进数字经济发展2022年工作要点》,提出落实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单险种参加工伤保险政策,推进灵活就业人员参加住房公积金制度试点。(整理/河北日报记者赵泽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