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悦读>

文学·杂文:海瑞和他的《直言天下第一事疏》

2020-10-01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中国晨报 作者:仇传国 点击数:1687

文学·杂文:海瑞和他的《直言天下第一事疏》


明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二月,这一年海瑞52岁,只是户部云南主事这么一个微末小官,在天子脚下高官云集的京城,实在看不出海瑞究竟有何不同。可是,几天之后,这个不入流的微末官吏震动天下、名垂青史。


详情如何,且听我细细道来。


大明王朝在经历了十几代的帝王统治之后,土地兼并严重、官僚体制臃肿、官场贪墨横行、海盗倭寇蜂起,可谓是内忧外患不断,矛盾重重不绝。然而此时此刻那位高高在上的嘉靖皇帝一心清修道教,醉心于利用严嵩、严世蕃父子及其党羽搜刮民脂民膏供自己挥霍。


海瑞在调动到京城任职之前,担任浙江省淳安县知县,就在这里,他完完整整、详详细细的见证了严嵩、裕王两派人马为了权力的争斗而引发的血案——改稻为桑。简而言之就是让有钱的大户出银子购买小老百姓的土地,然后雇佣这些失去土地的老百姓种植桑树,这样可以为朝廷产下大量丝绸,卖给西洋后换取银子供给朝廷花销。这个国策在执行时就遇到了一群贪官污吏的勾结,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老百姓的生死,为了能够从百姓手中夺取土地,不惜掘开河口毁堤淹田,令无数百姓丧失生计甚至冻饿而死,简直极尽丧尽天良之事。


此时的海瑞,虽然只是一个七品知县,但是他深深明白“民为官本”的道理。一如他的字号“刚峰”,刚正耿直,如山峰矗立。他一面积极向上级反映看到的这些问题。一方面积极地利用职权救助流离失所的灾民、开仓赈灾。在他的努力下,终于救活了无数百姓。


但,他知道,这远远不够。


因为他和那位江南制造局的富商沈一石一样,都看透了问题的真相“上下挥霍无度,便掠之于民。民变在即,便掠之于商。”朝廷昏暗至此,全都是因为上位者只顾自己的逍遥快活,全然不顾百姓的死活。


这是最最无可奈何的地方。


在封建时代,讲究的是“君为臣纲 父为子纲 夫为妇纲”。君即是父,对于朝廷的尊崇首先就是要服从君父,服从帝王,服从那个高高在上却不为老百姓谋福祉的嘉靖皇帝。因此,他必须服从皇帝。


但是,先贤孟子所说“民为贵、君为轻”的思想又在海瑞的脑袋里晃悠,“没有了民,便失去了天下根本”。朝廷糜烂如此,最大的根源就在君不君臣不臣。因此,他必须服务人民。


时局艰难至此,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未出现。


在这一年的腊月,朝廷照例给几百个官员发放禄米。海瑞因为是户部主事就负责现场发放。在发放时,一个官员在被朝廷欠下30多两银子几乎无米下锅的情况下竟然只领到了区区10文钱、半袋米、一袋胡椒。别说过年了,就是糊口都不够。他们再也不能忍受了。几百名官员“大哗”。甚至此刻的内阁首辅徐阶、次辅高拱也无法控制。面对汹汹官意,海瑞的好友王用汲帮他说了话,最终劝说官员们离去。大家表示一定要合力上疏弹劾毫不作为的内阁诸位大臣。


海瑞苦笑,因为他知道这些弹劾是没用的,而他也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他要弹劾皇帝。


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直言天下第一事疏》横空出世。


这里面最精彩的地方就在于海瑞毫无顾忌地直接揭露了嘉靖皇帝的疮疤“追求长生、一意玄修,搜刮民膏、大兴土木,从不上朝、纲纪废弛,不见父子、薄于人情,诽谤戮臣、任意猜疑,盗匪横行、不图安定”,最后,海刚峰同志直截了当的指出“嘉靖者言家家皆净而无财用也”。这种啪啪啪的打脸操作让一向刚愎自用、自诩聪明过人的嘉靖帝气的是暴跳如雷,立马下旨要抓住海瑞,还怕他跑了。


可是老实敦厚的宦官黄锦告诉嘉靖,这个海瑞一向是个直楞子,他已经买好了棺材就等着斩首呢。


嘉靖帝慢慢平息了愤怒,他拿起奏疏又仔细看了一遍。虽然骂他骂的畅快淋漓,但是好像句句在理。杀之,则遗留杀忠臣的骂名,可是不杀他,心里气愤着实难以平复,于是就把他关了起来。


没想到,这一关,就关到嘉靖帝龙御归天。当在天牢里的海瑞听牢头跟他说“皇帝驾崩了”时,海瑞痛苦无比的嚎啕大哭起来。他为自己没能够匡扶皇帝过失、救助黎明百姓而哭,也为嘉靖帝能够懂他的理想抱负却不重用他而哭,也为天下苍茫、百姓之命如浮萍野草而哭。


哭了一个昏天暗地,哭了一个稀里哗啦。


隆庆皇帝登基,海瑞被放了出来,仕途高歌猛进。


虽然实现了他那种“修身齐家治天下”的为官抱负,可是,如今的海刚峰已然垂垂老矣。


1585年,这时海瑞已经是71岁。古稀之年,他当年的雄心壮志依旧。此时他已经是南京吏部(大明是北京、南京两个政治中心,共13行省)侍郎、南京右都御使,虽然须发皆白,他还像年轻时一样黑脸包公般铁面无私,刚正不阿一身正气。可是,毕竟个人的努力无法改变王朝周期律。大明王朝已经是内忧外患加剧,要不是出来了一个张居正变法为其续命,恐怕大明王朝也就要日落西山了。


公元1644年,在海瑞这位千古刚峰之人去世后不到60年,大明最后一任帝王——崇祯皇帝就在煤山上的歪脖子树上吊自杀了。


大明终亡。


也许这也是幸事,海瑞没有亲眼目睹他所忠心辅佐的王朝的灭亡。否则,他真的可能——死不瞑目。


或许,在海瑞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回忆起当时嘉靖帝与他的对话:“天下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如今,历代王朝的江山,山在哪里?”“山仍然在,在史册里,在人心里!”嘉靖帝能够明白海瑞是国之重器,但是却不会用他。海瑞能够看透症结所在却无力回天。这才是最矛盾的地方。


不然,也不会有这《直言天下第一事疏》的千古流传。


海瑞虽然离去,浩然之气长存。恰如刚峰之名,有刚峰之志,引导后辈做刚峰之人。


作者:仇传国